专题调研
2017年第42期:关于“头尾结合”促进我省“原字号”工业企业提质增效的研究报告
2017年12月16日 点击 [74]


省科顾委宏观经济专家组

 

当前,我省正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我省的重要讲话精神,以做好“三篇大文章”为指引,以“五头五尾”为抓手,深度开发“原字号”。省科顾委专家围绕“头尾结合”促进“原字号”工业企业提质增效,以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为基础,在对“五头五尾”行业划分的基础上,对我省“五头五尾”工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提出了促进“头尾结合”的建议,供参考。

一、“五头五尾”行业划分标准

根据省统计局会同有关部门共同研究结果,对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符合“五头五尾”范畴相关活动进行再分类,涵盖大、中、小类34个行业,其中,“油头化尾”3个行业,“煤头电尾”2个行业,“煤头化尾”1个行业,“粮头食尾”19个行业,“农头工尾”9个行业。该行业划分标准为初步分类情况详见下表:

 

“五头五尾”行业划分标准(初步归类)

类别

行业代码

行业名称

油头化尾

251

  精炼石油产品制造

4500

  燃气生产和供应业

262

  肥料制造

煤头电尾

4411

    火力发电

4430

  热力生产和供应

煤头化尾

2520

炼焦

262

  肥料制造(煤制化肥)

粮头食尾

1310

  谷物磨制

133

  植物油加工

1340

  制糖业

135

  屠宰及肉类加工

136

  水产品加工

1392

    豆制品制造

1393

    蛋品加工      

1399

    其他未列明农副食品加工  

14

食品制造业

1521

    碳酸饮料制造

1523

    果菜汁及果菜汁饮料制造

1524

    含乳饮料和植物蛋白饮料制造

1525

    固体饮料制造

1529

    茶饮料及其他饮料制造

1512

    白酒制造

1513

    啤酒制造

1514

    黄酒制造

1515

    葡萄酒制造

1519

    其他酒制造

农头工尾

1320

  饲料加工     

1391

    淀粉及淀粉制品制造

1511

    酒精制造

16

烟草制品业

1910

  皮革鞣制加工

193

  毛皮鞣制及制品加工

194

  羽毛(绒)加工及制品制造

172

  毛纺织及染整精加工

173

  麻纺织及染整精加工

 

二、我省“五头五尾”工业企业总体发展情况

2016年,全省“五头五尾”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709户,占全部规上42.3%,资产总计4486.8亿元,占30.4%,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429.8亿元,占48.6%,实现利润总额211.3亿元,占86.6%平均用工人数37.7万人,占33.2%

(一)“油头化尾”方面:精炼石油行业独占鳌头。2016年,全省“油头化尾”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39户,占“五头五尾”8.1%,资产总计534.2亿元,占11.9%,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070.2亿元,占19.7%,实现利润总额79.2亿元,占37.5%向上拉动动力十足。其中精炼石油产品制造实现利润71.7亿元,占“油头化尾”90.5%

(二)“煤头电尾”方面:火力发电行业收入占比超七成,盈亏相抵后全行业亏损。2016年,全省“煤头电尾”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47户,占“五头五尾”8.6%,资产总计1460.9亿元,占32.6%,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09.1亿元,占11.2%,盈亏相抵后亏损7.2亿元主要是火力发电行业亏损8.9亿元效益水平呈现负向拉动

(三)“煤头化尾”方面:炼焦行业收入占比超九成,利润亏损占比近六成。2016年,全省“煤头化尾”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6户,占“五头五尾”0.9%,资产总计289.8亿元,占6.5%,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4.3亿元,占1.6%,盈亏相抵后全行业亏损6.2亿元。“煤头化尾”由15炼焦企业1氮肥制造企业组成,亏损企业6,亏损面达37.5%。资产周转过程中获利能力薄弱。

(四)“粮头食尾”方面:“粮头食尾”是构建“五头五尾”产业体系的主力军。2016年,全省“粮头食尾”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207户,占“五头五尾”70.6%,资产总计1740.8亿元,占38.8%,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032.6亿元,占55.9%,实现利润总额122.6亿元,占58.0%。其中谷物磨制、屠宰及肉类加工和食品制造业三个行业利润104.1亿元,占“粮头食尾”84.9%

(五)“农头工尾”方面:收入分配较为平均,企业户数与主营收入占比相同。2016年,全省“农头工尾”规模以上工业企业200户,占“五头五尾”11.7%,资产总计461.1亿元,占10.3%,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33.7亿元,占11.7%,实现利润总额22.9亿元,占10.8%。其中饲料加工所占份额较大, 91户企业实现利润7.1亿元,占“农头工尾”31.0%

三、当前我省“五头五尾”工业企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一)煤、油产业链条延伸不够

2016年,由于原煤、原油“量价双降”,对全省工业经济影响较大,而与之产业衔接的“油头化尾”、“煤头电尾”工业发展情况并不理想,出现“头尾”双下滑的态势,没有做到有效的产业承接和弥补。从原煤、原油产业链发展看,主要问题出现在资源深加工不足方面,价值链和科技链有待进一步延伸。

“油头化尾”方面:多年来,原油产量依然以提炼汽柴油为主,2016年,在原油产量同比下降3.9%的形势下,原油加工量反而同比增长4.9%,一定程度挤占了原油下游精深加工的份额。而石化精深加工产品市场需求较旺,从产品库存可供销售天数看,烧碱、乙烯、合成氨、初级形态塑料等产品较为紧俏,一定程度反映出石油产业链条向下延伸的必要性。

“煤头电尾”、“煤头化尾”方面:近几年来,我省原煤经历了市场需求不振、价格下降、产量逐年减产的困难期,全省规上原煤产量自2011年开始减产,2016年比2012年累计减产原煤3060.2万吨。在这种形势下,继续“守摊子”已经难以为继,产业转移迫在眉睫。从煤炭下游产业发展情况看,主要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煤头电尾”产能利用率偏低。火力发电量能力利用率仅为45%左右,并且全省一些高污染高耗能煤电机组依然存在,在热电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染较为严重,我省人民也因此深受“雾霾”困扰。二是煤炭深加工产业链短。“煤头化尾”工业增加值比重由2012年的0.5%下降至2016年的0.1%,是“五头五尾”中唯一份额下降的行业,煤化产品比较单一,多数属于焦炭企业,煤制化肥只有中海石油华鹤煤化一家,煤制烯烃、煤制油、煤制乙二醇等现代煤化工项目尚未开工建设,延伸“煤头化尾”产业链的下游高附加值产品缺乏。

(二)粮食就地精深加工能力不足

我省是粮食生产大省,农产品加工业原料保障能力较强,粮食种植面积和粮食产量均居全国首位,其中,水稻、大豆、玉米、鲜奶产量均处于全国第一方阵,但是粮经饲结构合理;农产品加工业产业基础较好,但是种养加一体化有待推进。近些年来,随着全省重点发展绿色食品产业,但有效和中高端供给仍显不足,居民日益增长的对高品质农产品的需求难以得到满足。供需错位已成为阻挡我省经济持续增长的路障。此外,粮食就地深加工转化能力不足。2015年,全国规上食品产业产值与一产产值比值是1.02左右,而我省仅为0.74,同食品工业发达的省份山东、河南1.81.4比差距巨大。就是与我省农产品结构、品种大致相同的吉林省食品产业产值与一产比重也高达1.44。我省大部分农产品没有实现落地加工,基本以原形式输出或进入国储。

 

(三)“三偏”问题尚待解决

1.产业结构偏重。2016年,在全省煤炭、原油“量价双降”的形势下,两个行业工业增加值仍可占规上工业25.3%,“源字号”地位仍无法撼动。我省14个市(局),有7个是依赖资源所形成和建立的,特别是7个市地资源和产业结构都是油煤粮木等,整个工业产业结构偏重,而且二产中能源经济独大好的时候一柱擎天,不好的时候天旋地转我省供给和需求不平衡、不协调的矛盾和问题日益凸显,突出表现为供给侧对需求侧变化的适应性调整明显滞后。油煤粮木是我省重要的资源优势,成为我省工业的主导产业,但依赖资源开发的低端供给过多,精深加工不够,优势变成了短板。

2.民营经济偏弱。我省进入计划经济较早,退出计划经济较晚,市场化程度不高、体制机制不活是制约振兴发展的症结。龙煤、农垦、森工三大集团国企改革任务艰巨。民营企业份额还不够高,对经济发展的支撑力量有限。我省众多的资源性市地和县区,都是以资源为产品而形成企业,小的企业、个体及私营企业无力介入油煤木行业,只有国有大型企业能承担,这必然导致我省国有经济比重大。在这种大背景和环境中民营经济长不大。由于我省民营经济弱,一遇到经济波动,必然受到冲击。“五头五尾”企业看,占规上工业企业户数6.6%的国有企业控制着47.5%的资产,户均资产18.9亿元,远高于民营户均资产17.4亿元。

3.创新人才偏少。我省改革开放及发展市场经济以来,创新人才不断减少。经济发展滞后与创新人才偏少有直接联系,两者具有因果性。体制性、结构性、资源性矛盾影响了我省经济社会发展,使我省工资收入水平低,进而导致人才严重外流。同时,国有经济比重大、民营企业数量少,发展空间小,人才就业难度大,造成人才流失现象。

四、加快推动我省头尾结合的几点建议

从历史与现实看,我省经济发展中一个突出的问题,是资源输出多、产业链短、价值链处在中低端,没有产生更多、更的附加值,推进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是努力破除“资源诅咒”,头尾结合的发展方式是破除“诅咒”的重要途径。从近几年的趋势看,一产和三产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不降反升,呈现一定程度的逆工业化趋势。因此,我省的关键问题不是工业“一柱擎天”,而是工业化进程深化不够。因此,黑龙江省应加快推进工业化进程,不断提升工业在三次产业中的比重。充分依托我省优势资源,坚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问题导向,深度开发石油、煤炭、粮食等资源,推动产业链条向下游延伸,提高产品附加值、价值链,增强企业市场竞争力,向资源开发和精深加工要发展,推进资源优势尽快转化为经济优势和发展优势。

(一)推动产业链条向下游延伸深度开发原字号,就是要推动传统优势产业链条向下游延伸。核心就是要依托优势资源,延伸产业链条,提高资源精深加工比重,增强市场竞争力。要以油头化尾”、“煤头电尾”、“煤头化尾”、“粮头食尾”、“农头工尾为抓手,推动发展转型。油煤粮木是我省重要的资源优势,为国家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是长期以来由于精深加工不够,优势变成了短板。深度开发原字号,就是扬长补短的过程。要提高石油、天然气精深加工能力,把产业链条延伸和配套产业留在当地,在有序推进煤炭去产能的同时,新上一批质量高、效益好的煤化、煤电项目。大力发展粮食、乳品、肉制品等精深加工项目,提高我省农产品附加值和竞争力,把大粮仓,变成绿色粮仓、绿色菜园、绿色厨房。

(二)提升农产品落地加工能力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促进农产品加工业发展的意见》目标,到2020全国农产品加工业与农业总产值比达到2.41。当前我省与目标有一定差距,但从原料保障方面看,农产品加工潜力较大,提升农产品落地加工能力是主要途径。比如大米产业提升价值链的增值空间,下决心解决大米加工产业遍地开花、低档次竞争问题,做到高档米优质优价、中档米达到落地加工、低档米实现精深加工;提升大豆生产和竞争能力,以培育优良品种为抓手,提升大豆生产效益,特别是非转基因大豆市场竞争力和占有率;乳制品提升品质,随着国内乳品消费观念的逐渐成熟,对高品质的乳制品带来巨大的需求空间,我省应努力争取市场主导权和定价话语权,把好源头品质关,抢占市场份额。我们不仅要争取藏粮于地,同时也要努力藏粮于技,提升农产品品质和市场占有率争取2020年我省农产品加工业跨入万亿水平

(三)推进国有企业深化改革进程,增强民营企业市场活力深入推进龙煤、农垦、森工三大集团国企改革进程,优化存量、引导增量,增强企业内在活力、市场竞争力、发展引领力。着力创新体制机制,从完善体制机制、搞活体制机制入手,通过全面深化改革,优化所有制结构,引导三大集团向企业化、多元化、市场化方向发展,走出一条依托重点领域改革突破带动、体制机制同市场完全对接、充满内在活力的新路子。充分发挥民营企业市场活力,支持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制重组,参与公共事业投资,帮助民营企业打开“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推动各项政策落地。

(四)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提升创新能力依托“龙江千名企业家培育计划”和“龙江企业家发展计划”,加大人才培养和智力引进力度,完善人才激励机制,鼓励高校、科研院所、国有企业强化对科技人才和管理人才的激励,提升人才的创新能力,推动企业真正成为技术创新,成果转化的主体,提高产品科技链、价值链。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您是本站第 33563535 位来访者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科技经济顾问委员会 技术支持:哈尔滨久翔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451-87203319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中山路202号 邮编:150001 Email:hljskg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