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调研
2017年第43期:关于深化对俄农产品加工与流通合作的对策研究
2017年12月17日 点击 [2601]



省科顾委外贸专家组

2017年7月4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共同见证下,中国农业部部长韩长赋与俄罗斯联邦农业部部长特卡切夫在莫斯科正式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和俄罗斯联邦农业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农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根据该谅解备忘录,双方将深化在农业科技、农业投资贸易、动物卫生和植物疫病防控等领域的全方位务实合作。我省作为农业大省和对俄贸易大省,具备深化对俄农产品加工与信息合作的优势,省科顾委组织专题开展调研,提出以下研究对策。 

、中俄农业贸易现状

(一)中俄双边农产品贸易规模扩大2017年前三季度,中俄两国贸易额为613.76亿美元,同比增长22.4%。中国对俄罗斯出口额313.78亿美元,同比增长17%;中国自俄罗斯进口额299.98亿美元,同比增长28.5%。而中俄农产品贸易规模,除2009年和2015年受全球经济复苏缓慢的影响,两国双边贸易额下滑波动外,总体上两国间农产品进出口规模呈现逐渐扩大趋势,13年间增加了2倍多,平均每年增加20%以上。出口方面,中国出口到俄罗斯的农产品贸易额从2002年的4.4亿元增加至2014年的21.90亿美元后,虽然受俄罗斯国内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在2015年下滑至17.07亿美元,但较2002年出口仍增加了2.9倍。进口方面,中国从俄罗斯进口农产品从2002年的6.75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16.99亿美元,增加了1.52倍。由此看出,近十五年来,中俄双方农产品贸易规模都呈双向扩大的趋势。

从中国农产品贸易净出口情况来看,2009年之前多数年份为贸易逆差,逆差最大的年份达到4.47亿美元,此后波幅由大变小,2010后多数年份为贸易顺差,但近期贸易顺差额在逐渐降低,2015年农产品贸易顺差仅为0.07亿美元,2016年,中俄农产品贸易逆差转为0.5亿美元的顺差。2016年,俄罗斯向中国出口的农产品规模大幅增长,达到出口总额的22%。其中,俄罗斯对华食品出口占到出口总额的11%。中国目前已经成为俄罗斯食品的最大进口国。

(二)双方贸易商品较为集中,具有互补性根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数据统计,中国出口到俄罗斯的农产品集中在食品、饮料、植物产品,出口商品较为集中。鱼、甲壳动物及其他水生无脊椎动物出口额较大,其中冻鱼及冻虾等出口额在千万美元以上;油子仁及果实、杂项子仁及果实、工业用或药用植物、稻草、秸秆及饲料类;动、植物油脂类,其中葵花油、菜籽油、豆油总出口额在7000万美元以上;食品工业残渣废料、动物饲料类,其中饲料的出口额也在6000万美元以上。俄方向中方出口冻鱼、大豆、食用油脂、饲料等商品,双方集中出口的商品在品类结构上差异较大。    

省地域广阔,属于温带季风气候,特别适宜种植农产品、发展农业。并且有着丰富的黑土地资源,配合现代化农耕技术,可以生产出优质的经济作物。省森林草原广阔,畜牧业也较为发达,而俄罗斯本地气候寒冷,居民分散居住,农业经营不便,黑龙江的农产品成为邻国俄罗斯重要农业产品来源之一,当前黑龙江省对俄出口的农产品包括蔬菜、谷物、水果、坚果、调味香料、茶等,植物类出口玉米量最大,其次为大米。

俄罗斯是世界第五大水果消费市场,该国每年人均消费水果约为100千克,有着很强的果蔬消费潜力。中国作为俄罗斯最大的邻国,果蔬出口拥有品种齐全、营养丰富、运输便利等优势。在黑龙江绥芬河,果蔬一直作为大宗出口商品之一,主要出口到俄罗斯远东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等地区。俄罗斯本国对于肉类需求量较大,然而这部分的农产品供不应求,就连蔬菜、谷物等农作物也没有达到标准。2017年前三季度,绥芬河口岸出口果蔬出现大幅增长,共出口果蔬45925吨,货值达3758万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9.09%、19.15%。其中,出口量前三位的蔬菜为马铃薯、番茄和甘蓝;出口量最多的水果是苹果。

(三)对俄跨境基础设施全方位推进俄速通、东宁达俄通、绥易通、俄品多等一批本土跨境电商平台兴起﹔莫斯科、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车里雅宾斯克、新西伯利亚、后贝加尔斯克、叶卡捷琳堡等地建设12个海外仓,总仓储面积14.6万平方米……跨境电商的快速发展,让黑龙江对俄合作由与毗邻地区合作向与俄中部和欧洲部分合作延伸。据统计,2016年黑龙江共计发寄对俄国际邮包近950万件,货重2400余吨,货值近2亿美元。航空运输方面,哈尔滨—叶卡捷琳堡货运包机、哈尔滨—新西伯利亚、哈尔滨—叶卡捷琳堡客货混载线路已十分成熟﹔在铁路运输方面,通过绥芬河、黑河发寄对俄国际包裹,哈欧班列全年发运101班列,哈俄班列已实现“周周发”常态化运营。对内发展的“末梢”向对俄开放第一线推进去年底,经过中俄两国人民的不懈努力,一个持续28年的梦想变为现实:中俄界河黑龙江上首座现代化公路大桥——黑河—布拉戈维申斯克黑龙江(阿穆尔河)大桥项目正式开工建设。大桥计划于2019年交工通车,建成后将形成一条新的国际公路大通道,实现中俄两个城市直接互通互联,为“一带一路”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以及龙江丝路带建设增添重要跨境基础设施。2017年中俄同江铁路大桥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俄方一侧全面开工建设,计划2018年6月通车。大桥建成后,可使同江口岸与西伯利亚大铁路相贯通,东连俄远东最大城市哈巴罗夫斯克,西通欧洲大陆。

(四)双方贸易转型升级近年来黑龙江对俄合作已突破了单一贸易领域,逐步走向高端层次。2016涉及新材料、装备制造、3D打印等领域的17家中俄企业“联姻”,一批技术与工业成果直接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金融合作如火如荼。哈尔滨银行和俄罗斯开发与对外经济银行签下百亿银团贷款合作协议,用于支持中俄企业间贸易和两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截至目前,黑龙江省有9家商业银行分支机构与俄罗斯24家商业银行分支机构建立了代理账户行关系,开展对俄跨境人民币业务的银行机构达到15家,仅2016年前8个月,对俄跨境人民币业务就同比增长4倍以上。两地贸易形成了以农产品交易为中心,金融、工业等高端领域合作协调发展的新局面。

、中俄农产品加工及流通贸易存在的问题

(一)农产品生产成本高、质量差在中俄农产品贸易中,中国农产品具有种类繁多,供应量大的优势,但中国农产品的质量一度遭到国际社会的质疑。近年来,我国农产品曾受到俄罗斯,加拿大等国的控诉。在长期粗放的生产背景下,农产品的生产过程机械化程度低,农户生产力低下,生产技术落后,生产工序没有统一的标准规范,这一系列原因导致了中国农产品的质量问题。

(二)农产品初级化,附加值低,出口结构不合理目前,黑龙江省农业科学技术及农产品加工技术仍不成熟,农产品产业链存在较大缺陷,整个农产品出口市场处于欠发达阶段。另外,我国农村经济结构单一,以小农经济为主,中国农产品种植没有实现规模化,难以促成规模经济效应。黑龙江虽然农作物种类丰富,产量虽然凭借自然条件比其他地区要高,但随着现代化科技的发展,黑龙江近年来产量非但没有大幅度地提升,而且呈现了些许下降的趋势,这是由于本地黑土地资源逐渐消耗所致。且现在出口的资源大多数以一次未加工资源为主,经济贸易的利润过低,且质量一般。没有附加产值的农产品价值不高,且存储时间过低,在经济往来过程中不仅利润不足,且销售渠道过窄延伸较浅,只能局限于附近地区,销售也难以实现规模化。技术的缺乏、体系的不完善导致对俄农产品呈现深加工程度低、附加值少的特点。大多数农产品以初级形态流入俄方市场,深加工农产品较少,精加工产品更是凤毛麟角,出口结构不够合理。初级农产品存储时间短,价值低廉,且成本高、利润率低。附加值较少的农产品销售面窄、产值低,难以与发达国家的精加工农产品抗衡,国际竞争力较差。

(三)农产品流通性差首先,依据俄方新出台的食品安全法规定,进入俄罗斯的农产品必须通过国际质量卫生认证,并取得本国颁发的标准合格证书,俄罗斯对通关农产品的要求趋于高标准化,而黑龙江地区农产品良莠不齐,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国农产品的流入;其次,俄罗斯人口主要集中于欧洲地区,黑龙江省虽与远东地区毗邻,但远东地区购买力远不及欧洲地区,运输至欧洲部分距离远,成本高,耗时长,流程性被削弱;再者,中俄两国铁路网仍不够发达,运输能力有限,成本较高,口岸过货能力不足,国际物流园区建设不够完善;最后,俄罗斯政治环境复杂,需求市场具有一定的封闭性,存在一定的贸易壁垒,黑龙江省外贸信息服务体系仍有缺陷,不能够及时的搜集并发布相关信息,不利于我国小型出口企业的发展。

(四)信息渠道滞后,科技人才不足经济全球化趋势加深,信息在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往来之中的重要价值逐步显现。在黑龙江与俄罗斯之间的经济贸易往来中,信息也是非常重要的资源之一。我国黑龙江是出口方,所需获取的信息资源应是俄罗斯方面的需求内容,俄罗斯本国的政策近年来有所改变,对于信息获取过慢的小企业而言,出口资源不对应,就会出现赢利薄弱的现象。

人才在产业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黑龙江省农业生产者大多数文化程度低,观念落后,难以创新、发展或掌握先进的生产技术,使用现代化的生产设备;另外省内科技人才供不应求,随着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黑龙江省人才外流现象加剧,加之农业的特殊性,具有农业科技人才更是少之又少。俄罗斯逐步加强地方检疫要求,黑龙江地区农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在对俄出口时,质量一般的产品逐渐会被淘汰。而当前黑龙江地区的科技人才却较为稀少,无法满足当地的实际需求,近年来虽然一直强调科技人才的价值,但黑龙江当地农民的文化水平有限,接受新事物的速度较慢,致使人才更新速率过慢,不能及时掌握市场信息,引进新型现代化技术。

(五)出口企业规模小,产业结构不合理黑龙江省对俄贸易主要为中小型企业,仍未形成大规模的结构化体系,没有将小规模的生产工业整合起来。中小型企业出口规模较小,生成规模不大,不能满足对俄贸易所需,而多数企业却也仅仅满足于当下的规模,只在边境地区进行小规模的生产交易。小规模的企业带来的影响便是结构不合理问题,企业内部由于资金规模的限制,结构只局限于几个部分,无法达成生态农场的要求,多侧重于一个方面,一般是以当下交易行情为主要参考因素。整体来看黑龙江农业结构不合理,中小型企业各自为营,无法形成大规模的产业链,整体结构无法趋于体系化,各方资源无法整合起来,资源利用率低。

(六)资金短缺成为制约企业对俄农业开发的“瓶颈”。开展对俄农业开发的多为中小企业,国内外贷款都十分困难,融资渠道单一,投资规模小。由于资金不足,致使企业对俄农业合作机械化水平低,制约了生产规模的扩大,无法进行粮食深加工。

、对策建议

(一)侧重科技战略制定“顶层设计”战略规划,黑龙江省应充分利用土地、技术、人力等农业资源优势,增强统一规划管理,使黑龙江省对俄农业经济合作朝着健康方向发展。设立长期有效合作交流机制,重点解决农业经济合作中由劳务关系、非关税壁垒等造成的通关困难、产品质量差异问题,促进两地区农业经济合作的平稳运行和健康发展,发挥顶层设计优势,协商解决中国负责劳务输出的签证办理时间长、办理程序繁琐、花费大等问题。

引进“共享农业”科技成果,大力发展农业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发展是提升农业生产水平的重要保障,农业生产水平的提升会加速完善农业生产设施、提高务农人员综合素质、加快土地规模化经营步伐等。此外,农业生产水平的提升还有利于提高农业产品运输销售水平,强化农业产品品牌营销理念,以及促进农业人才培养、农业保险发展、农业科技运用等方面的整体水平升级。而这一农业产业链条的延伸,又会进一步提升农业科学技术发展水平,进而形成一个农业生产水平良性循环发展体系。

黑龙江省与俄罗斯远东地区在农业经济合作中应进一步加强互相信任,实现双方农业经济合作发展共赢;在激烈的全球市场经济竞争中,充分利用价格优势拉动两地区农业经济发展。此外,两地区农业科技具有一定的互补性,黑龙江省应抓紧两地区农业经济合作发展战略机遇,拓宽先进农业生产科技输出渠道,加大重要农业科技技术引进,优化国际农业经济技术合作发展体系,为共享农业科技合作发展成果奠定基础

(二)推进国家产业园建设,完善产业链推进国家产业园建设,同时将生产、科研、检疫等功能集中,依靠科技、标准、品牌、检验检疫继续提高中国农产品品质和竞争力,保证中俄农产品分工的高端优势。其次,提高中俄农产品水平型产业内贸易水平。中国农产品生产加工企业和农产品贸易公司应主动适应俄罗斯市场和了解俄罗斯农产品国际贸易动态,实施差异化生产战略,满足俄罗斯对同质不同类的农产品需求,促进中俄农产品水平型产业内贸易的发展,使双方共赢。并以境内外园区建设为载体,全力打造境内外产业链。构建以哈尔滨都市圈为核心,哈大齐(满)、哈牡绥东、哈佳双同、哈绥北黑四条农业产业聚集带。境内统筹规划建设面向俄欧进出口的产业园区,境外着重规划建设在俄境外的产业园区。推动对俄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着手对重点沿边口岸和远东相关地区进行专项调研,做好建设对俄跨境经济合作区的可行性评估、设区选址、运行模式、支持政策、申报程序等前期相关准备工作;加强与俄方相关州区磋商,推动俄方同步规划、同步运作、同步建设。

(三)建设智慧农业生产链科技化“智慧农业”是互联网从消费互联网进入产业互联网时代的直接产物,同时也是市场竞争及产业自身可持续、高水平发展的现实需求。推进智慧农业建设,在省内重点设立农业特色互联网小镇,以互联网小镇为载体、农业大数据全产业链平台为核心,进而推进农业全产业链的信息化。

生产及经营环节借助于农业物联网及大数据分析,实现了农产品全生命周期和全生产流程的数据共享及智能决策;流通环节借助农业电子商务不断改造升级。

(四)建立国家级国际食品产业园建立外向型食品加工产业基地有利于推进我食品加工业抓大市场、建大产业、求大发展,产业向高精、安全、绿色方向发展,促进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

我们应深入实施大企业带动、产业集群发展和品牌战略,整合资源,淘汰落后产能,培育壮大粮食加工、畜产品加工、特色产品加工三大支柱产业。同时,加快建设农产品出口基地,切实增强对俄等国际市场占有率。把对俄农产品基地建设作为大力发展外向型农业以及促进农业结构调整和增收的重要途径和手段,加快以边境口岸地区为主的区域型对俄农产品出口基地、以内陆市县为主的对俄农产品加工基地和境外农业综合开发基地建设步伐。重点抓好绿色、有机和无公害粮食、蔬菜、瓜果、肉、蛋、奶等生产基地建设。

抓住日本灾后重建为黑龙江省农产品和食品出口带来良好发展机遇,发挥黑龙江省是中国绿色食品有机食品大省,绿色有机食品产业经济总量、种植面积、质量安全水平等多项指标全国领先优势,力争成为日本灾后重建农产品、食品的重要来源地。黑龙江省除了在农产品出口方面能够获得更多订单外,也有望在因日本地震引起的食品产业转移浪潮中受益。目前,黑龙江省食品产业已拥有一定的优势和竞争力,与日食品企业之间互补性较强,为日本食品加工业落户奠定了基础。同时,在原材料资源、能源、交通等基础设施及物流、市场、土地、成本等方面的优势对日企前来投资设厂或合资合作也有较大吸引力。通过引进日本食品加工企业和项目、引进日本食品加工先进技术和设备、促进对日食品出口企业入园,发挥集群和规模优势,通过出口需求市场和国内的进口替代性市场两个市场的驱动,对加快黑龙江省食品加工业转型升级并尽快在国内形成后发优势具有重要意义。同时有利于黑龙江省食品企业与国际接轨和国际化经营,有利于产品进入国际市场,树立黑龙江省食品国际品牌形象,增加产品附加值。

(五)建设对俄跨境电子商务中心推进电子支付、本币跨境支付,规避外汇风险。在卢布汇率不稳定的情况下,为规避我国出口企业的汇率风险,还要积极推进人民币对卢布的跨境支付结算体系,努力提高人民币在俄罗斯的认可和信任度。加速资金周转,降低汇兑结算成本, 不断完善卢布对人民币跨境支付清算体系建设和监管。

以对俄跨境电子商务建设为中心,全力推进对俄贸易方式创新。推动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试点城市建设;加快绥芬河中国云仓、哈尔滨中国云谷等项目建设,推进中俄双方企业在线订购、在线支付、在线交易;积极促进国内外知名跨境电商运营企业落户龙江;培育扶持龙江自主品牌的电子商务龙头企业;促进传统对俄贸易企业在经营方式上转型升级发展电子商务;推进哈尔滨电子商务航空货运大通道和绥芬河陆路口岸电子商务货运大通道建设。同时在线下构筑对俄金融平台,推动哈尔滨建设面向俄罗斯、欧洲及东北亚区域金融服务中心,推动哈尔滨银行和龙江银行打造金融服务中心孵化器。

(六)打造“互联网+”信息平台

根据世界优秀农业经济合作模式,建立有利于黑龙江省对俄经济合作信息平台。建立并完善配套管理制度,优化农产品的监管、运输、储存等合作项目。优先扶持绥芬河、黑河、鸡西等临界地区农业经济合作信息平台建设,并逐渐提升黑龙江省对俄农业经济合作水平。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直接投资建设储存仓库,深化发展果酒、罐头、水果加工等高附加值农产品深加工业。建设黑龙江省对俄农业贸易信息网,为对俄农业经济合作发展提供信息导向。黑龙江省各级农业主管部门主动建立对俄农业信息交流平台,并深化对和农业经济调研、详细收集、整理、研究和罗斯农业经济发展信息,为黑龙江省民营企业经济发展搭建信息咨询平台、提供决策依据;并建立境外农业信息站,在推进对俄重点农业经济合作信息网络建设基础上,推动“互联网+农业”发展,促进黑龙江省对俄农业经济合作的融合发展。政府也应重视农业电子商务网站质量的提升,强调农业信息的针对性和时效性;鼓励并引导农民更多地运用农业电子商务来发展效益农业。

(七)优化对外开放投资环境。黑龙江省对俄农业经济合作是中俄两国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实现东北亚经济共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进出口合作是两地区农业经济合作中最普遍的合作方式之一,黑龙江省应在“中蒙俄经济走廊”战略的引领下,建立透明、公正、互惠互利的对俄农业经济合作贸易区。建立服务贸易自由化、商品贸易自由化等多种农业经济合作模式,广泛开展对俄农业经济合作项目。建立对俄农业开发公司,组织个体,私企创办各种农业经济合作社,成立中俄农业联合公司,中俄农业股份制公司、中俄农业股份合作社等多种类型对俄农业经济发展企业。进一步优化两地区对外开放投资环境,提升农业经济开放发展水平。

(八)加强“协调发展”合作模式黑龙江省与俄罗斯远东地区人口状况有强烈的互补性,加强农业劳动力合作与投资是拓宽农业经济合作范围,促进协调发展的重要保障。一是提高农业经济合作档次,重视农业技术领域的劳务合作。从传统的项目承包、山林开采逐渐转向山地开发等农业经济生产合作活动。2016年,随着黑龙江省对俄农业经济合作的回暖和农业劳作科技水平的进步,对俄农业劳动力合作应突破以低水平技术和低附加值为主的低层次合作面,提升到一个科学技术创新发展为主的高层次合作面,加大对俄农产品加工基地投资、建设力度。二是建立对俄农业经济合作发展培训机构,对黑龙江省赴俄务工人员除进行专业技能培训外,还要加强语言、法律、文化、风俗等相关知识培训。通过加强“”协调发展”合作模式,进一步提升黑龙江省对俄农业经济合作发展水平。

(九)完善农产品流通体系我国农产品流通成本一般占总成本的40%左右,其中鲜活产品及果蔬产品要占60%以上,而国外发达国家物流成本一般控制在10%左右。对此我们应该打造从种子到加工到分销物流、品牌推广一体化的完整产业链,2017 年10月我国“农业大脑·精准农业平台”启动,通过对农业环境与资源数据、农业生产数据、农业市场和农业管理数据进行收集、处理和分析,从而对相关过程进行指导,实现跨行业、跨专业、跨业务的数据分析与挖掘,以及数据可视化,进而推动农业产业的转型升级。此外,我们要完善物流流程,建立和完善运输标准化体系、采用统一且安全的包装。

(十)建立黑龙江省农业物联网(大数据)示范及标准的创新体系发展对俄农产品加工与流通,要走可持续化、信息化、生态化的发展道路,必须有先进的农业物联网传感器。以色列便携微型光谱传感器技术世界领先,使用它可随时检测大米等其他有机产品的内部含量。通过中以俄联合创新,建立纳米电路传感器(逆向食品安全微型纳米传感器)检测化学农残,污染物,新鲜程度的大型数据平台。为食品安全打造眼见为实,科技说话的数据诚信平台。

通过我省最好的军民融合技术,通过引进俄罗斯、以以色列等国技术,建立黑龙江省农业物联网(大数据)示范及标准的创新体系。建议2016年已经上的项目要采用市场红牌机制,通过标准的设定、示范工程数据真实,稳定性来屏蔽一些劣质产品。

(十一)建立黑龙江有机产品物质数据库通过中国以色列创新技术建立符合《十三五食品科技创新专项规划》的黑龙江有机产品物质数据库。

有机食品畅销后一定考虑做真心食品的防伪问题,鼓励做真的同时,为避免各地假货提供防伪的利器,目前大部分的造假都是复印包装或回收包装(酒类),工商技术监督局打假成本高(流通领域),目前二维码都是营销手段,但是不能解决防伪问题(例如肇源老街基稻米虽然有溯源系统,但其品牌在山东假冒很多),通过国际合作技术可以解决一种纳米不能复制的二维码“龙标”来统一解决仿冒问题(国家检验检疫总局,小米电源,上海大众,京东奢侈品,雷士照明已经使用)。

(十二)建立黑龙江省农业物联网(大数据)示范及标准的创新体系示范基地建议选择几个市县开展农业物联网(大数据)示范及标准的创新体系试点。首先由农委提供检测的物理参数对于拟参加的企业提供传感器样品以及工作参数,定点由专业高温,低温检测耐受力的实验室进行标号检验,对于不符合技术参数或数据漂移问题大的产品不能进入示范范围,通过高低温实验验证的设备,通过财政采购走单来源采购,严把传感器质量关。

建议以企业为主体,科技为导向,政府指导,市场化运行,定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十三)建立国家级国际食品检测中心黑龙江省食品标准要与国际接轨。AA级食品是与国际有机食品接轨的产品,其出口潜力巨大。我们应加快标准建设,加快标准、认证程序和相关法则与国际接轨,为进一步开拓国际市场创造条件。 “五常大米”获得美国绿色营养食品协会的证书和奖牌。五常大米以富含蔗糖、绿色无污染而获此殊荣。获此认证后,大米出口欧美可免检。这是中国大陆惟一获此项认证的食品。可见我们应尽快抓紧得到相关的绿色食品国际认证,使我国的绿色食品标准尽早与国际接轨。

有机食品是在农产品和食品领域中一种具有“绿色标准”,并实施“绿色认证”的产品,尽管有机食品在概念和标准上已初步具有公认的框架,但在各国根据本国条件所确定的细则上,则千差万别。这就使有机食品在国际贸易中不可避免地在贸易伙伴之间产生“歧视”,形成所谓的“绿色壁垒”,大大增加了有机食品国际贸易的难度。目前,有机食品的国际贸易一般采取两种认证方式,一是进口国的认证机构,按本国的标准到出口国检查。直接实施认证。加贴“绿色标志”,二是两国政府或两国政府的认证机构,在标准和认证上达成相互认可。由出口国的认证机构认证产品,加贴“绿色标志”。我国食品的出口根据进口国的标准和要求,也分别采用这两种方式,并致力于扩大两国政府之间和认证机构在标准和认证标志上的相互认可,为我国绿色食品出口创造良好的环境,促进我食品的出口创汇。

黑龙江省绿色食品走势看好,也潜伏着某种“危机”。虽属刚刚萌生的苗头,但切不可丧失警惕。例如,在绿色食品高价位的诱惑下,妄称绿色食品的有之;冒用绿色食品标志的有之;认证时限过期,或者认证一种跟进多种的现象有之;外贸签约后因质量不达标遭到客商索赔者有之;自上而下层层下达绿色食品生产任务,盲目上马的也有之。例如,黑龙江省素有“北大荒”的称谓,有得天独厚的客观条件,人们对黑龙江省绿色食品基地有个初步认同,这无疑是黑龙江省的荣誉和无形资源。但“初步认同”尤其国际认同,还是相当脆弱的。
    目前,欧共体和美国的认证在国际上完全可以接受,认证费用约在1000~3000美元之间。目前日本农林水产省接受的国外认证机构只有美国的3个机构:FVO、OCIA和QAI。

中国认证机构面临的严重问题是认证标准和体系与欧共体标准不接轨,其认证欧共体不认可,知名度也不高。许多客户明确提出要求要有欧共体国家认证机构的认定。欧共体一些著名的认证机构,如BCS、ECOCERT等近年来均已在中国展开了有机产品认证工作,而且客户需求明显有增无减。我国目前尚未出台统一的有机产品法规,在此情况下中国有机产品认证机构不可能获得欧共体官方认可或列入第三国名单。此外,中国认证机构在认证标准、认证程序和认证体系上还需要改进,并且要严格认证把关。还可和日本认证机构合作,采用日本标准。

根据欧共体的要求和我国认证机构的现状,建议黑龙江省相关部门加快有机产品标准的修改和制定工作,积极与国际标准接轨,尽快出台统一的有机产品法规,并按国际标准建立可靠和信誉良好的认证体系,并通过各种渠道扩大我国有机产品认证机构及其认证在国外的知名度,为中国厂商进入国际市场提供行之有效的通行证。为加快我国有机产品出口,尽快解决有机产品出口认证的瓶颈问题。

引进国际商品检测机构入住黑龙江省,或建立分支机构,就地检测后,即可直接出口国际市场。

(十四)建设国家食品安全示范区这是出于对黑龙江省人民,也是对全国、中俄两国乃至人类食品安全的一种思考。黑龙江省经济不够发达,但生态环境相对良好,可以发挥后发优势,依托农业大省大力发展食品工业,提高附加值,延长产业链,为国内外市场生产安全食品,造福于人类。可选择生态环境良好的村、乡、县或地区建设食品安全示范区,逐步扩大,争取把黑龙江省建成国家食品安全示范区。

不过,随着各国商品和投资进入俄罗斯的热情提升,对俄罗斯市场的争夺将更加激烈,中国企业面临的竞争压力也会增大。因此,对于 “一带一路”战略带来的“红利”要牢牢把握,要想更好地开拓俄罗斯市场,还是应认真研究俄罗斯市场变化,科学评估项目风险,同时苦练内功,加强对俄农业合作,造福两国人民也缓解世界粮食安全问题。

省科顾委外贸专家组组长:宋魁

东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财会系主任、副教授、博士:李萍

省社科院东北亚所所长、研究员:笪志刚

省社科院犹太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宋晓松

黑龙江科技大学经济学学院院长、教授:鞠耀绩

哈尔滨商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项义军

省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贸处处长:高玉海

(执笔人:宋魁、李萍)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您是本站第 33563535 位来访者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科技经济顾问委员会 技术支持:哈尔滨久翔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451-87203319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中山路202号 邮编:150001 Email:hljskgw@163.com